欢迎你:游客
抗日军政大学校歌

2021-5-8来源:抗大陈列馆责任编辑:抗大陈列馆

将此文分享给朋友

微信扫码,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复制本文网址

《抗日军政大学校歌》词作者为凯丰,曲作者为吕骥。在这首著名歌曲问世之前,抗大有着自己的校歌,只是已经不太适合新的形势,经毛泽东提议,要写一首新的抗大校歌,当年只有28岁的年轻音乐家吕骥有幸成为新校歌的曲作者。 吕骥,1909年出生在湖南湘潭,曾三次入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学习声乐、钢琴和作曲。1937年冬,他从上海来到了延安,本想到抗大学习,不料中共中央组织部却安排他当了抗大的音乐教员。11月初,吕骥到抗大报到,罗瑞卿教育长接待了年轻的音乐家,给他交代的任务是负责抗大的歌咏工作。 大约十天左右,中宣部负责宣传的朱光来抗大找到了吕骥,希望他能够为凯丰写的抗大校歌的歌词谱曲。当时凯丰是中宣部的负责人,据说是毛泽东交给他为抗大校歌写歌词的任务,而且歌词的内容也已经经过毛泽东过目。吕骥拿到这首歌词之后,感到歌词内容精深、立意高远、形式完整、文字精美,而且有鲜明的音乐形象,非常适合谱曲。于是只用了两天的时间,便顺畅地完成了谱曲工作。 这是吕骥到延安后写的第一首歌。反复审阅之后,吕骥带着原稿去中宣部复命,凯丰在他简陋的办公室接待了吕骥,让吕骥先按曲谱试唱了一遍,凯丰微笑着听完,表示认可,然后吩咐吕骥把这首歌带回抗大交给罗瑞卿,让抗大的同学们唱唱。吕骥表示,如果曲谱的不合适,他可以根据词作者的要求再做修改,但凯丰不置可否。 吕骥直接从中宣部回到抗大,向罗瑞卿汇报了为抗大校歌谱曲的情况,传达了凯丰的意见,并把曲谱交给罗瑞卿,并为罗教育长演唱了一遍。罗瑞卿听后,从吕骥手中接过文稿,并没有说话,仿佛在思索,心情忐忑的吕骥只好告辞出来。 吕骥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,因为按照惯例,作为如此重要的一音歌曲,词作者和曲作者往往都要沟通几次、反复修改、数易其稿才能完成。现在凯丰和罗瑞卿两位领导一点修改意见也没有提,反倒让他有些不知所措。 不过两天之后,吕骥在抗大校园中突然听到熟悉的旋律和歌词——那不正是《抗日军政大学校歌》吗?吕骥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,为如此顺利地完成重要的创作任务而宽慰。 由于成功地创作了抗大校歌,吕骥在延安名声鹊起,不久又创作了《陕北公学校歌》(陕北公学校长成仿吾作词)和《鲁迅艺术学院院歌》(鲁艺主持工作的副院长沙可夫作词)。究竟哪一首歌好些?偶然的一次机会,罗瑞卿与吕骥不期而遇,罗瑞卿直接向吕骥提出了是抗大校歌好还是陕公校歌好的问题。快人快语的吕骤不假思索地回答:我认为还是陕公校歌好一些。吕骤主要指自己谱的曲子,陕公校歌更活泼、更符合青年同学的兴趣。 罗瑞卿听罢颇不以为然,他语气坚定地说:“我看还是抗大校歌好一些!” 事实证明罗瑞卿是对的。不论是《陕北公学校歌》还是《鲁迅艺术学院院歌》,都远不如《抗日军政大学校歌》流传的时间和范围广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抗大校歌不仅在抗大流传,很快就从学校传唱到了机关部队,从革命圣地延安唱到了各个敌后抗日根据地,从烽火连天的抗日战争时期唱到了今天的和平建设时期,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军院校的校歌。

参观感言更多>>
  • 董书豪

    希望抗大陈列馆,可以越建越好

  • 丁一

    讲解内容十分丰富,语言生动清晰!

  • 李春雨

    讲解十分生动,使我能准确了解到抗大的创办历史,了解到前南峪以及太行山的发展历史。

  • 专题报道